戈多小姐

曾经的齐刘海

深圳马上又快到木棉花开的季节了

最喜欢在漫长无聊的会议中涂涂写写,那种感觉很自由

还是去年五月,辞职了回家看看家里春天的样子,就着家里的一盒儿童水彩笔画下了这些颜色。现在看看,春日的香氛,虫鸣,阳光瞬间绽放。。。。

改不掉的坏脾气

   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那么激动地因为你不在乎我而生气,说出哪些我自己都不敢直视的残忍的词语。明明知道你的出现来之不易,却来不及去欢喜去珍惜而是狂风暴雨般的坏脾气,也许是忍耐太久的委屈终于憋不住了,也许只是希望你多爱我一点一点。

转眼已经好多年不再提笔画画了